#冰漾
#未必會有後續系列,別催更喔~
#標數字只是方便整理

 

 

今天是冰炎出任務的第三天,算是褚冥漾轉學後,頭一次看到學長出這麼長時間的任務。

雖然在這對搭檔出門前,夏碎才偷偷向褚冥漾爆料冰炎其實以前很常出長期任務,甚至長達兩三個月的任務都出過不少,這次只有一個星期算短期了。

從之後冰炎惡聲惡氣的叫夏碎閉嘴卻沒有否認的態度來看,夏碎說的應該是真的。

 

將寫完的作業隨意攤在茶几上懶的收拾,褚冥漾抱著抱枕將自己塞進雙人沙發上,連雙腳都放上去,像是一顆捲好的毛線球般窩在那兒看著魚缸發呆。

Atlantis學院較著重實戰經驗,紙本作業相較專研術法的七陵學院就簡單許多,所以寫起作業來對褚冥漾而言沒有太高的難度。

只是花時間花腦力還是需要的,尤其是專心致志的努力一番後,放空起來就會更加體會到孤單。

「好幾天沒看見學長了,不知道他現在還好嗎?」自言自語的跟著抱枕說話,褚冥漾突然有些想念起那個偶爾會在一旁嘮叨、不時看向自己並露出皺眉或無奈表情的人,也習慣了常常突然被對方抓住後的撫摸、親吻和擁抱。

 

而對方在別人口中鮮少的笑容,卻時不時綻放在褚冥漾面前。

以前褚冥漾只是覺得冰炎那笑容簡直美的毀天滅地殃國殃民,但轉學後從其他人口中了解到冰炎平常是如何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後,反而只萌生想好好珍惜他這表情的想法。

小小的驕傲也萌芽,只為了冰炎的一撇一笑───被學長知道的話大概會被嘲笑想太多吧。

褚冥漾將臉塞進有著淡淡香氣的抱枕中,眼前彷彿浮出冰炎無奈的笑容與親暱的捏臉頰,若氣氛好,也許會在他眼簾上落下一個淺吻;這都是讓褚冥漾喜愛到心臟發痛的事。

好想他啊。

 

閉上眼睛,褚冥漾在心地叨念著祈求平安歸來的想法,並不知不覺的睡去。

窗外的天色漸暗,彩霞垂落至地平面的那方彼端,籠罩在小小魚缸周圍的陣法光芒也朦朧亮起,映在褚冥漾的睡臉上。

暖陽暖陽的色澤讓房間留下溫馨,而擺在茶几邊緣的手機也在即將晚餐的時段響起。

叮鈴叮鈴的輕巧音量,似乎有意配合這份溫馨,可惜響了幾聲後沈睡的人依舊沒有半點醒來的意思。

難得溫柔的行動電話沉默了半秒,接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唉啊啊啊啊!?」猛然被尖叫聲嚇的跳起來,褚冥漾抱著抱枕頂著一頭睡亂的頭髮跟著尖叫起來,好一會才發現是行動電話在哀嚎。

壓著噗通狂跳的心臟暗自抱怨來電答鈴是什麼鬼音樂能不能換正常點的,一邊抓起電話按下通話鍵。

「喂?」雖然睡意被尖叫嚇掉大半,但睡迷糊的雙眼可沒這麼快恢復,褚冥漾一時忘記看來電顯示就接起來,揉著眼找時鐘邊猜想這個時間會有那個朋友來電。

『褚,在睡覺?』低沉性感的聲音從話筒傳出,竟就是那褚冥漾朝思暮想的人。

「───!學長!」瞬間趕跑了最後一點睡意,褚冥漾拋下抱枕正坐在沙發上覺得精神都來了。

怎麼會這時候來電?任務還順利嗎?有沒有好好吃飯睡覺?

想問的問題太多一下全衝入腦海中塞了車,讓褚冥漾居然一時半刻什麼也說不出來。

大概也猜到褚冥漾腦袋打結了,一陣輕而迷人的笑聲從話筒中傳出,冰炎彷彿享受著愛人的卡殼般好心情的率先開口。

『嗯、是我,吃飯了嗎?』

「還......沒?已經這麼晚了嗎?」這時才注意到窗外全暗,褚冥漾捧著行動電話老實承認。

『怎麼搞的這麼晚還沒吃?』兇惡的責備語氣,但褚冥漾知道這是出於學長的關心,反倒讓他心整個暖洋洋的。

「呃......寫完作業不小心睡著了。」抓抓臉頰褚冥漾亡羊補牢的解釋道。

『你啊......去找點正餐吃,黑館廚房應該還開著,被我發現只吃零食就修理你。』無奈的笑聲再度從電話中傳出,冰炎惡聲惡氣的交代褚冥漾記得吃飯。

「嗯好......」似乎想到什麼的頓了一下,褚冥漾沉默了幾秒後抱著電話向後靠,將自己重新塞回沙發中。

『褚?』突然停頓下來激起冰炎好奇,電話那端傳來學長的詢問聲。

「再一下下就去。」紅著臉蹭了蹭有些發燙的電話,褚冥漾嘿嘿的笑起來,「我想再聽一下學長的聲音。」

 

 

又天南地北聊了一會,在冰炎二度威脅下褚冥漾才依依不捨的掛斷電話去覓食。

營火堆旁的冰炎,雙眼瞪著畫面恢復黑暗卻依舊有些發燙的行動電話發愣。

褚是用什麼表情講出這句話的?

腦海揮之不去褚冥漾方才那句帶著傻笑的話語,彷彿對方靦腆害羞的笑容就在自己眼前。

冰炎捏了捏行動電話,將發燙的溫度想像成褚冥漾害羞時臉頰的熱度,讓他愛不釋手的溫暖、與幾乎湧出心口的愛意。

該死,好想他。

 

 

坐在營火對面的夏碎,面無表情的用樹枝撥動火堆好準備自己那份晚餐,覺得自己明明還沒吃就快被撐死了。

冰炎:「閉嘴,夏碎。」

夏碎:「我什麼都沒說啊。」只是翻白眼而已。

 

-END-

 

---

 

楠的碎碎念:

夏碎我同情你也羨慕你啊啊啊(爆笑
PS.下一篇日後談開始鎖文,是給有買書的小天使福利,謝謝大家!

 

文章標籤

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